消防隊的電話總機在清晨三點收到一個電話。

 

二十二歲的年青消防員,埃裡希在值班。 

 

「喂喂!這裡是消防隊」。 

 

電話的那端沒人回答,可是埃裡希聽到一沉重的呼吸聲。

 

後來一個十分激動的聲音說:「救命,救命啊!我站不起來!我的血在流!」 

 

「別慌,太太」,埃裡希回答,「我們馬上就到,您在那裡?」 

 

「我不知道。」 

 

「不在您的家裡?」 

 

「是的,我想是在家裡。」 

 

「家在哪裡,哪條街?」 

 

「我不知道,我的頭發暈,我在流血。」 

 

「您至少要告訴我您叫什麼名字!」 

 

「我記不得了,我想我撞到了頭。」 

 

「請不要把電話掛掉。」 

 

埃裡希拿起第二具電話,撥到電話公司。回答他的是一個年老的男士。 

 

「請您幫我找一下一個電話客戶的號碼,這客戶現在正和消防總隊通電話。」

 

「不,我不能,我是守夜的警衛,我不懂這些事。而且今天是星期六,沒有任何人在。」 

 

埃裡希掛上電話。他有了另一個主意,於是問那女人:「你怎樣找到消防隊的電話號碼的?」 

 

「號碼寫在電話機上,我跌倒時把它給拖下來了。」

 

「那您看看電話機上是否也有您家的電話號碼。」

 

「沒有,沒有別的任何號碼。請你們快點來啊!」那女人的聲音愈來愈弱。 

 

「請您告訴我,您能看到什麼東西?」 

 

「我…我看到窗子,窗外,街上,有一盞路燈。」 

 

好啊,埃裡希想-她家面向大街,而且必定是在一層不太高的樓上,因為她看得見路燈。 

 

「窗戶是怎樣的?」他繼續查問,「是正方形的嗎?」 

 

「不,是長方形的。」 

 

那麼,一定是在一個舊區內。 

 

「您點了燈嗎?」 

 

「是的,燈亮著。」 

 

埃裡希還想問,但不再有聲音回答了。 

 

需要趕快採取行動!但是做什麼?埃裡希打電話給上司,向他陳述案情。 

 

上司說:「一點辦法也沒有。不可能找到那個女人。而且,」他幾乎生起氣來,「那女人佔了我們的一條電話線,要是哪裡發生火警?」 

 

但是埃裡希不願放棄。救命是消防隊員的首要職責!他是這樣被教導的。 

 

突然,他興起一個瘋狂的念頭。上司聽了,嚇壞了:「人們會以為原子戰爭爆發了!」 

 

他說:「在深夜,在哥本哈根這樣一個大都會裡!…」 

 

「我懇求您!」埃裡希堅持,「我們必須趕快行動,否則全都徒勞無益!」 

 

電話線的另一端靜默了片刻,而後埃裡希聽到答覆:「好的,我們就這麼做。我馬上來」 

 

十五分鐘後,二十輛救火車在城中發出響亮的警笛聲:每輛車在一個區域內四面八方的跑。

 

那女人已經不能再說話了,但埃裡希仍聽到她那急促的呼吸聲。

 

十分鐘後埃裡希喊說:「我聽到電話裡傳來警笛聲!」 

 

隊長透過收發對講機,下令:「一號車,熄滅警笛!」而後轉問埃裡希。 

 

「我還聽到警笛聲!」他答說。 

 

「二號車,熄滅警笛!」 

 

「我還聽得見…。」 

 

直到第十二輛車,埃裡希喊說:「我現在香港如新聽不見了。」 

 

隊長下令:「十二號車,再放警笛。」 

 

埃裡希告知:「我現在又聽到了,但越走越遠!」 

 

「十二號車掉回頭!」隊長下令。 

 

不久,埃裡希喊道:「又逐漸地近了,現在聲香港如新音非常刺耳,應該剛好到了正確的路上。」 

 

「十二號車,你們找一個有燈光的窗戶!」 

 

「有上百盞的燈在亮著,人們出現在窗口為看發生了什麼事!」 

 

「利用擴音機!」隊長下令。 

 

埃裡希經由電話聽到擴音機的聲音:「各位女士 和 先生,我們正在尋找一個生命有 嚴重危險的婦女。

 

我們知道她在一間有燈光的房間裡,請你們關掉你們的燈。」 所有的窗戶都變黑了,除了一個。

 

過了一會兒,埃裡希聽到消防隊如新香港員闖入房間,而後一個男音向行動電話說: 「這女人已失去知覺,但脈搏仍在跳動。我們立刻把她送到醫院。我相信有救。」 

 

海倫.索恩達--這是那女人的名字--真的獲救了。

 

她甦醒了,幾個星期後,也恢復了記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