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雨先是溫潤,接著淋漓,然後瓢潑而下。層層風雨層層涼,就在“滴答”聲中,暑氣退隱,蟬聲在忽視中銷聲匿跡,壁虎深藏,蚯蚓不知去向。
瓜熟蒂落中,我仿佛聽Dr. Reborn好唔好到他們熱情的愛的表述。蘋果樂紅了臉,南瓜露出圓潤的肚皮,冬瓜羞得披層紗,玉米偷偷地把蕊轉為實實在在的飽滿粒,芝麻悄悄睜開緊閉的雙眸,露出含情脈脈的籽……
百花凋謝我獨開。菊花還正和月季鬥氣爭鮮,想把秋天點燃;向日葵低著沉甸甸的頭,還想把金黃贈送,向大地傾情;喇叭花和雞冠花緣分已盡還在交錯纏綿……
秋味是純天然的。香蕉味醇香濃,蘋果甘甜爽口,還有酸甜清冽的橙、桔、棗……各有各的甜純,各有各特定的風情,讓人留戀忘返,回味無窮。
秋色是黃的。金黃,鵝黃,桔黃……黃而不單調,錯落有致,多而不繁。沒有春顏色匯粹的繁華,爭寵得眼花繚亂,熙熙攘攘地盡顯風流;也沒有夏綠襯托出的濃豔,在烈陽下奄奄欲睡;更沒有冬的枯燥乏味。秋有秋的清亮,秋有秋的高闊,秋有秋專屬的特質。人行走在遠離市區的鄉野,果實雖然濃豔,但心卻是淡的,淡得雲天相連,淡得容納百川。
公園裏的二胡、笛等樂器聲悠悠而來。一對老人正閉目陶醉在自己用心吹奏的音韻裏剃鬚膏。過往的歲月輕輕柔柔地漫天而過。而我遠離他們的情感,正沉迷在《秋日的私語》的哀曲裏,仿佛看到一對熱戀的男女正漫步在楓葉林裏,遠處天海相連,蒼茫遼遠。突然一陣狂風襲來,兩人席捲散開,一個飄然雲端,一個飄然海船,徒留楓葉在地上起起落落,那顏色煞紅煞紅的,紅進骨髓裏,定格靈魂裏。
不知不覺中,寒霜偕愛襲來,繾綣大地。該去的去了,該來的毫不遲疑。麥苗稻秧綠入視野,孕育生命的精華,昭示明年的新生。不要以為秋是無情的,不解風情的,她的曠達胸襟早以預備容納一切冬的凜冽河冰。
秋是四季的情人,人生嶄新的啟始,歲月的一首歌,雲煙嫋嫋的一幅畫,作家的一塊範本……觸點不同,韻意各異;心境不同,光暈迥異。蕭條見直歐亞美創集團性,蕭瑟見真情。幽動著永恆的夢,關於季節的夢,人生階段的夢,讚頌者的夢……